微信游戲開發者心憂騰訊“山寨”模式

當看到三消、跑酷、連連看這三款“山寨”Kakao Talk、Line的遊戲出現在微信內測遊戲平台時,觸控科技CEO陳昊芝急了。

就在四個月前,他還曾樂觀預計,微信游戲平台的收入在三個月之內就可以創造出5億-10億元規模的市場。但現在他開始擔心——騰訊是否會把“山寨模式”從PC互聯網複製到微信?此前,觸控科技推出過旗下一款廣受歡迎的手機遊戲《捕魚達人》,但隨後騰訊各個機構山寨、投資了不下5個版本的捕魚產品。

事實上,不只是對於“山寨”的擔憂,在這個幾乎所有遊戲廠商都在緊盯微信平台的時候,關於微信游戲平台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在牽動開發者的敏感神經。面對數億用戶的微信蛋糕,他們有期待,也有擔憂:微信會推出怎樣的遊戲模式?首批推廣自家遊戲還是第三方合作夥伴的遊戲?微信游戲的分成是否足以支撐開發者的後續發展?

 

 



山寨模式捲土重來?

微信游戲已經箭在弦上。騰訊CEO馬化騰與總裁劉熾平在各個場合多次提到,微信商業化第一步將從遊戲領域開始。而不久前長城會CEO文廚也對記者透露,5月初的GMIC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上,馬化騰將發布與微信游戲相關的消息,這意味著微信游戲平台即將浮出水面。

在微信之前,韓國的類似應用KaKao Talk已經借助遊戲平台賺到第一桶金。去年7月KaKao Talk發布遊戲平台,2個月後藉此實現扭虧為盈,3個月後總收入將近5160萬美元。對騰訊而言,遊戲業務本就佔據騰訊營收的超過半壁江山,將微信商業化的第一步選在遊戲,外界並不意外。

熱酷CEO劉勇認為,與Facebook遊戲平台剛剛興起時類似,在微信游戲平台上,首批大眾休閒的輕度遊戲、偏社交的遊戲,將起到培養市場的作用;第二、三步則是上線如卡牌、策略類的中度遊戲,以及回合製、格鬥類等重度遊戲,遊戲盈利能力也將隨之上一個台階。

不過,目前被曝光的三款微信內測遊戲透露出的“山寨”痕跡,還是讓開發者感到意外。

“看上去微信的第一批遊戲有些失策。 ”一位此前與微信團隊有過接觸的開發者如是說。

陳昊芝不解的是:“騰訊已經擁有強悍的執行力、商業策略、投資能力以及資源儲備,為什麼還要山寨? ”他推測,騰訊這種快速模仿和跟進的產品策略,或許是為了更快速佔領三四線城市的“小白用戶”。

“擔心遊戲創意被騰訊抄襲”,這只是開發者面對微信平台的擔憂之一。陳昊芝告訴記者,目前自己對於微信游戲平台的核心問題在於,仍很難判斷微信是否願意真正去開放其遊戲平台:騰訊微信究竟是在推廣自身遊戲業務的同時就開放平台給第三方,還是先以自己的遊戲產品推廣為主,其次再推騰訊所投資公司的產品,最後到市場接近飽和時再讓第三方公司上,以填補市場縫隙?

而前述與微信有過接觸的開發者也對記者預計,微信游戲平台對外開放時間將在第二、三季度,會逐步開放,或許會對業內知名或與騰訊有關係的開發商優先開發。

而另一方面,未來微信游戲平台的變現能力,也讓不少手機遊戲開發者心存疑慮。

陳昊芝算了一筆賬:在PC互聯網的騰訊開發平台上, 100萬以內的收入,儘管開發者分成70%,但去掉Q幣財付通道費、託管帶寬、推廣平台充值、稅費等,算下來開發者只能得到營收的27%;如果按照目前Kakao Talk、Line“五五分”的行業標準,意味著在微信平台,開發者需要承擔大部分成本卻只能獲得低分成比。

“手游市場對騰訊而言,不像PC互聯網游戲有著較高的利潤支撐,很難確定微信在拓展遊戲業務上是否還會有較高積極性。 ”陳昊芝說。

熱酷CEO劉勇也對記者坦言,競爭不可避免的前提下,自己對微信平台最本質的擔心還是分成比例。

“這是個核心問題,這決定了遊戲開發者在微信平台的動力多大。 ”劉勇說,在PC互聯網開放平台上,即使千萬收入的月流水,最後拿到手的也就30%出頭,與Facebook的開放程度以及分成比例仍相去甚遠,如果微信給予開發者的比例足夠高,熱酷會傾斜資源到微信平台上來,如果較低,未必會傾斜資源。

和陳昊芝、劉勇不同,目前,磊友科技聯合創始人趙霏已經通過微信公眾賬號“手機網頁遊戲”推廣休閒手機頁遊,運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接近2萬粉絲和每日3萬多的點擊量。不過他告訴記者,目前自己對微信游戲平台仍在觀望,因為磊友科技還是把未來寄望在Html5。

“其實微信開不開放並不重要,在公眾平台上一樣可以堅持下去,做得很好。我更希望早日出現Html5的微信游戲,從而推動平台內嵌的瀏覽器對Html5更加友好。這塊(微信游戲)市場規模會很大,年底前應該可以形成幾億的巨大資源。 ”趙霏說。

機會與挑戰

緊盯微信游戲這碗飯的,除了開發者,還有競爭者。

事實上,就在陳昊芝抱怨微信游戲的同一天,UC優視董事長俞永福很快在微博上拋出繡球,邀陳昊芝去UC旗下的九遊平台發展。

而面對令自己糾結不已的微信平台,陳昊芝已經有了答案。

“當開發者沒有期待時,微信平台最好的時機可能會錯過去。但如果平台的開放是良性狀態,我們都願意提供產品,只要微信給開發者留機會,大家一定會找到自己的方法獲得應得的收入。 ”他對記者說。目前觸控科技來自蘋果、安卓應用商店的收入不菲,“沒有騰訊依然活得好好的”,此外,《捕魚達人》與Line遊戲平台的接入預計將在5月份完成。

不過,在專注於微信投資的金種子創投創始人董江勇看來,儘管存在諸多擔憂,但其實開發者勿需觀望。 “中國手機遊戲市場的爆發剛剛開始,騰訊的平台(微信平台和QQ平台)能消化的手機遊戲產品的體量也非常之巨,遠非騰訊互娛一家可提供。 ”

天使投資人蔡文勝的說法更樂觀,“微信的普及和使用頻率之高,會讓現在50%以上APP應用變得沒有價值,整個移動互聯網應用將重新佈局。 ”

艾媒諮詢CEO張毅也認為,微信的優勢在於依托騰訊海量的用戶平台,即便只有1%的用戶願意付費,這樣的轉換率下開發者的營收仍很可觀。

經過在微信平台上近兩個月的運營後,儘管遭遇了“打開時間較慢、純文字菜單的交互方式較為單一”等問題,趙霏依然相信微信將是有巨大潛力的移動社交網頁遊戲的入口。

而對於即將面市的微信游戲平台,劉勇坦言,最大的期望還是開放。一是希望騰訊微信能夠創造出像Facebook那樣的生態鏈,實現真正的開放;二是希望微信開放社交圖譜給遊戲開發者,這也正是大多數遊戲開發者看重微信平台的原因之一,利用社交關係形成病毒傳播機制,從而黏住更多用戶。

“預計微信游戲從開放開始,每個月將有一億左右的規模,而在13~24個月以後很可能實現30億~40億規模增長,這個市場很大,特別是安卓市場。 ”劉勇樂觀預計。

 

              

責任編輯:負不起責任

文章來自網絡,若有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刪除,更多iphone遊戲,請關注iphone台灣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