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前景廣闊現實殘酷 多數創業者力求不死

         手機遊戲有多火,無需贅言。一個大家目睹的現象是: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這個行業淘金。如果說手游之于移動互聯網,是綠洲之于沙漠,那麼創業公司則是長途跋涉于其中的商隊,人困駱駝乏之際,忽遇綠洲,蜂擁而至。

  在手遊行業,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莫不是《我叫MT》、《大掌門》、《找你妹》等時下熱門遊戲使用者多少,月入幾何。再往前還有《憤怒的小鳥》、《捕魚達人》等,更不必提最近大為火熱的日本Gungho公司的Puzzles & Dragons的神話——誰能想到剛剛創建的手機遊戲公司市值很快達到了1000億人民幣、超過了任天堂這樣的老牌公司呢?但在它們的光環下面,更多的是那些正在敲打著代碼的普通遊戲公司。有誰關心他們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境地呢?

  針對此情況做了系列手機遊戲分析報導,還原國內手遊行業真實現狀。

90357089.jpg.450.jpg

 

  以憤怒的小鳥為代表的手機遊戲讓無數中國遊戲公司看到了希望

  毛海濱:不希望僅僅養活自己

  毛海濱,前目標軟體副總裁。現在是鈦金騎士網路創始人。從事手機遊戲開發,不過他更願意稱之為觸屏設備遊戲開發。

  2011年,毛從目標軟體離職,原因很簡單:當時的目標軟體的重心不在手游,而移動互聯網卻在如火如荼的發展中。“不想錯過這樣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產業的機會”,毛海濱說,“即使目標軟體要做手游,其間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做決策”。可以看到的是,時至今日,目標軟體在手遊行業基本沒什麼大動作。

  毛海濱把移動互聯網看成是創業公司成為世界級大公司的一個最佳視窗,而選擇他們所擅長的遊戲行業,又增添了幾分籌碼。

  據毛海濱介紹,從目標軟體離職後,他的轉型還算比較順利,去年上架兩款單機射擊類遊戲——《行屍走肉序章》和《行屍走肉復仇之戮》獲得了幾百萬啟動量,培養了一批忠實粉絲。不過問題也隨之而來,由於單機遊戲本身就在內購破解和支付上存在一些問題,收費空間不大,再加上不斷上漲的推廣費用,靠小成本獲取使用者量的想法變得愈發不現實,而且這樣的使用者比較劣質,粘性低,很難在商業上有所作為。因此在毛看來,前兩款產品更多屬於市場試水,為網游市場探路。不過毛也承認,最初也想試試《行屍走肉》能否成為下一個《捕魚達人》。

  單機遊戲在商業上的不成功,迫使毛海濱轉型做手游。現在的毛海濱正帶著他的團隊緊鑼密鼓的測試自己的首款FPS手機網游——《槍戰》,預計在秋季上線。接下來他稱將把所有精力花在這款他自稱為“FPS手游開山之作”的產品上,包括維護、推廣及運營。他的想法是把產品做成跨平臺,玩家能夠實現在手機、平板及PC端對戰。儘管並未給《槍戰》設定具體的盈利任務,但毛海濱透露團隊對收入的渴望遠遠不只是養活自己。

  回憶過去,毛海濱認為自己在目標的十二年並不成功,“因為我沒能把目標帶上一個足夠高度”毛說,“所以未來我的目標就是打造世界級的產品和公司”。

互聯網豪門離職創業者:市場太殘酷要打持久戰

  如今,手遊行業內像毛海濱這樣擁有大公司背景的創業者不在少數,在成都互聯網圈子採訪時就很容易發現,那邊已經出現了“盛大幫”、“金山幫”這樣的非正式“幫派”。出身“豪門”,擁有令人豔羨的資源。拿成都的一位前華為工程師劉濤為例。去年初進入手遊行業,劉濤按照自己的興趣選擇棋牌類單機手機遊戲,以為能夠回本,但市場收了他的學費還贈送了盆冷水。賠了本錢的劉濤在今年年初搬進了免租的天府軟體園創業場,開始轉型做手游,目前產品正在研發中,他笑稱自己已經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

草根:JAVA已走向末路創業者力求不死

  他們尚且如此,草根創業者的境況又如何?

  創世佳游科技有限公司的CEO鐘果,算得上是比較典型的草根創業者。擁有遊戲公司從業經驗的他從2011年開始創業,辦公室設在在育芳胡同一間平房裡。公司一直在不斷沒落的JAVA平臺上做遊戲開發,大量移植智慧手機上比較熱門的遊戲,通過短息計費的方式進行收費,其中一款比較知名的遊戲叫做《捕鳥達人》。時至今日,java已經是窮途末路,鐘果也發現,以量取勝的方式行不通了,他終於決定放棄,全面轉型智慧手機遊戲開發。不過他們最新的一款產品依舊是JAVA類型遊戲,鐘果稱應該是最後一款了。

  知道優聚軟體和李萬鵬,是因為遊戲《帝國塔防》。而在此之前的2009年,優聚軟體就開始專注于Android智慧設備遊戲開發,先後推出了30餘款遊戲,但效果不盡如人意,公司兩度瀕臨死亡,最後通過政府支援貸款才度過難關。而頗受使用者歡迎的《帝國塔防1、2》,雖然一片叫好聲,但收入寥寥。去年下半年,團隊再次轉型,開發聯網遊戲,爭取儘快在收入上取得突破。

  對於隔壁的創業明星公司top4fun和數位天空,李萬鵬說:“其實他們的成功也是來之不易,都經過了三年以上時間的積累,中間有幾回也差點死了。”

  因此,對於大多數手游創業者而言,在大富大貴之前,如何在這個行業生存下來已經成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據記者瞭解,很多創業者已經把今明兩年的目標定為:力求不死。

市場被看好與市場很好做之間的巨大裂痕

  不是說手游很賺錢麼?為什麼會死?

  對於手游能不能賺錢,大多數受訪者堅定地回答:能!而問“您賺錢了嗎?”,大多數人沉默不語,當然這個時候些月入千萬元產品成了他們證明行業賺錢的殺手級證據。其實,私下裡和創業者聊天時,他們自己很清楚,賺錢的只是少數派,更多地創業團隊屬於“輕輕地來,輕輕地走”。根據最新的《2012遊戲產業報告》,去年月收入過千萬元的產品2-3個,過百萬元的不到10個。

  近日,“青年導師”李開複有這樣一條微博,標題是《日本移動遊戲一月11億收入!》。日本Gungho公司的Puzzles & Dragons移動遊戲,今年四月收入為11億人民幣!Gungho公司過去一年股票漲了100倍,市值已經達到1000億人民幣,已經超過任天堂。這只是一個日本市場的遊戲(1300萬使用者),可以想像兩年後中國市場如何!

  因此創業者看好這個市場就不足為奇了。毛海濱就認為遊戲市場就像天上掉下的一個大蛋糕,而且在不斷增大,只是大家還不知道怎麼下口。有趣的是,儘管外界關於手游泡沫的說法已經甚囂塵上,但我所接觸的創業者都挺看好這個市場,他們相信使用者是有的,需求還很大,成功的模式將一個個開拓出來。

  就遊戲本身而言,產品的同質化越來越嚴重,尤其是只要某一款產品取得成功,相似的產品猶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而且稍微用點心,還能把前一款的bug修復好,以加強版的形式出現。不過不少創業者似乎認為模仿不失為進入的一個手段,在他們看來,儘管在某一些細分遊戲領域,同質化現象比較嚴重,比如卡牌,但總體相較于頁游和端游,卻仍是不及。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手游的進入門檻在不斷抬高,手游逐漸成為一個不是誰都可以玩的起的行業。在GMIC大會上,摩游世紀CEO宋嘯飛就提到,手機遊戲會越來越賺錢,但門檻也會越來越高,再過一個季度,手游即將進入一個拼買量,買使用者的時期。而據一位手游公司內部人士透露,有些團隊辛辛苦苦把產品敲打好以後,卻沒有錢做推廣,只能看著產品“爛”在應用商店,公司也在風雨中飄搖。

  而在管道上,目前iOS較為單一,但刷榜嚴重,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據說榜單前五十名的應用基本都是靠刷上去的,沒錢只能在五十名外吃灰。再看Android方面,管道可謂亂象叢生,推廣費用水漲船高。因此宋嘯飛才會斷言,未來的手遊行業,誰控制了管道,誰就為王。可要控制如此之多的各類管道,絕非易事。

  有人說手機網游是未來的一個趨勢,這一點很難懷疑。有人說手游市場會越來越大,這一點也不好否認。但是現實問題是,那個大蛋糕裡,有多少是屬於你的,這是個問題。

責任編輯:負不起責任

文章來自網絡,若有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刪除,更多iphone遊戲,請關注iphone台灣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